广告

受捐一颗肾 23岁女孩捐出眼角膜报恩

  12日晚上7点18分,23岁的龚奕文生命走到尽头,父母哭干泪水后赶紧联系了省红十字会眼库。父亲黄世政说:“奕文是个好孩子。她虽然走了,但她的眼角膜会留在世上,替她活着……”8点55分,在省红十字眼库3名志愿者的见证下,成都康桥眼科医院(省红十字眼科医院)医生小心翼翼地取下龚奕文的双眼角膜,放入保存液中。龚奕文是成都五城区首位成功向省红十字眼库捐献眼角膜的志愿者。

  昨天,省红十字眼库已开始筛选、联络合适的受捐者。龚奕文捐献的眼角膜将在本周移植给角膜盲患者,至少能让两人重见光明。

  母亲替她捐角膜把最美好留在人间

  龚奕文的家属和省红十字眼库的志愿者都没有想到,她会走得这么匆忙。龚奕文离世两个小时前,母亲龚华英才替她完成了眼角膜无偿捐献手续。

  12日下午4点,省红十字眼库接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一位医生的电话:一名年轻的重症患者深度昏迷、生命垂危,家属想帮助她实现生命最后的心愿——捐出眼角膜,回报社会。

  两名志愿者随即赶往华西医院。龚奕文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头发花白的双亲在她病床旁边。龚华英注视着她的脸,眼睛发直,父亲黄世政则不时看一眼电脑屏幕上的心电图……

  龚华英说,女儿龚奕文今年23岁。2005年4月,还在成都卫校上二年级的龚奕文在一次校内体检中,查出血压偏高。后来到医院检查时,发现竟然是肾功能衰竭。治疗一年后,病情逐渐加重,不得不进行肾移植,才延续了4年的生命。今年8月,龚奕文出现肺部感染,情况越来越严重。

  “接受别人一颗肾我捐出角膜报恩”

  几天前,或许是感觉到自己病情加重,龚奕文忽然向母亲提出,想要捐献眼角膜,这让母亲有些惊讶。女儿一向比较沉默内向,以前从未表露过类似的想法,

  这几年患上重病,已经让她备受折磨,她怎么会想到在自己身后还要捐出自己的眼角膜呢?

  一开始,龚华英不能接受,但是龚奕文一再坚持:“当年要不是接受了肾移植手术,我早就不在人世了。现在我要走了,捐出我的眼角膜,可以帮助失明的人重见光明,就算是报恩吧。而且我的眼睛最漂亮,我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,留在这个世界……”

  听到这样的话,龚奕文的父母不得不同意了她的要求,并把这件事告诉了龚奕文的主治医生陶冶。深受感动的陶冶随即联系到省红十字眼库。

  由于龚奕文已深度昏迷,只能由龚华英代她填写了《四川省无偿捐献眼角膜志愿申请同意书》,黄世政也在志愿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。龚华英表示,希望女儿的眼角膜能“捐献给同龄人,让光明和爱心得到延续”。

  留下角膜至少让两人重见光明

  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省红十字眼库志愿者们离开不到2个小时,龚奕文因肾移植4年后多器官感染,重度营养不良,重度贫血,呼吸循环衰竭,于晚上7点18分死亡。

  省红十字眼库接到电话,随即召集志愿者和成都康桥眼科医院的医生前往华西医院。晚上8点55分,在家属的护送下,龚奕文的遗体被送往华西医院太平间。志愿者和医生向奕文遗体敬献了菊花,并进行了简短的默哀仪式,随即开始了眼角膜摘取手术。

  9点15分,康桥眼科医生康黔小心翼翼地取下龚奕文的双眼角膜,放入特制的保存液当中,并细心地为她做了眼部美容,让她的遗容显得安详而平静。

  省红十字眼库志愿者昨日已开始筛选、联络合适的受捐者,龚奕文捐献的角膜将在本周移植给角膜盲患者,至少能让两人重见光明。 记者程渝(图片由家属提供)

  (来源:华西都市报)

声明:1.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海南网原创稿件,非海南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
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海南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关键词阅读:
  • 网站首页 - 网站简介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 - 合作伙伴 - 公益活动 - 服务条款 - 法律声明 - 网站帮助 - 网站地图 - 返回顶部
  •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:粤ICP备13067700号-15
  • © 海南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