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海南网首页 > 公益 > 青年志愿者 > 正文

慈善花市中的广州市民

2018-05-11 15:42:53 来源:新浪公益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2018年2月15日,大年三十,广州越秀西湖花市,人来人往。

  17岁的刘杨思成身穿校服、肩披“广州义工”的绶带,手上拿着手工做的帽子和手链,向过往的市民兜售。他是广东实验中学附属天河学校的高二学生,今年春节,他和同学报名参加了花市的慈善义卖,从入货到摆摊再到销售,全由这个小团队独力完成。

  刘杨思成的摊位在西湖花市83号,在花市的最后一天,他和同学们一直摆摊至凌晨花市结束,摊架上的500顶手工帽和500条手链以及企业捐赠的篮球、书包等青少年用品基本售光。这笔义卖款将用来帮助大病贫困儿童家庭。

  这样的过年经历,对刘杨思成来说有些特别,有苦的感觉,有累的回忆,却感受到不一样的快乐。

  很“燃”很热血的广州少年

  据相关部门统计,今年西湖花市有160多个档位,三成与慈善有关。和其它摊位相比,刘杨思成和他的同学们,展示了丰富的“小花样”。他们摊位一旁是个小空地,他们准备了音响,在空地放上募捐的透明小箱,上面贴了四个小字,“卖艺筹款”。

  有穿上古装表演武术的女生,也有一身轻装小露一手的街舞高手,这群学生在这块空地上施展才艺,几不间断,吸引了不少街坊围观,看得起劲之余,观众也慷慨解囊。

  有名学生套上了卡通人偶,化身马里奥“挑逗”街坊关注义卖摊位,成功引来了不少小朋友。同一时间,还有一批学生提起篮子,备上义卖品,涌进人海之中,每一个可以募捐的机会都不错过。

  刘杨思成也是其中一员。2016年年底,他看到班上放置的2017花市义卖志愿者招募通知,报了名。但那年,由于爷爷在老家福建急病,刘杨思成临时回家,错过了义卖。

  他为此心心念念,今年又了报名,还把招募通知书写得很有趣:“很可爱,什么‘颜文字’都用上了,想吸引更多同学的关注。”刘杨思成清楚记得,217人报名参加,此外,还有不少学生放假时自发捧场帮忙,“大家待在一起,特别欢脱起劲。”

  今年,和广东实验中学附属天河学校合作的是广州市伟博儿童福利基金会,花市义卖所得将用于帮助孤贫和残障儿童。

  对于这群孩子而言,做公益,有欢乐,也有挫折。刘杨思成记得,有的市民走过摊位,眼里带着疑问,“是不是穿校服出来骗人的。”这样的质疑,并不少见,“我们除了尽力解释外,只能保持内心的强大了”。

  在连续三天的花市义卖里,刘杨思成对一个初中女生印象深刻。大年三十晚上,她提着篮子四处义卖,走上前、被拒绝、又走上前,在摊位和街坊前来回反复,虽然屡屡被拒,但从未停下,不放过每一个有可能捐款的“潜在目标”。

  “我在摊位看着真的很辛苦。”刘杨思成想了想,在女生回摊位补给时,递了包家长们送的花生,希望她休息下。“她真的就是一心想着义卖。”令刘杨思成触动的是,女生顺手把花生塞到了篮子作为义卖品的一部分,喝了口水,又继续回归到街头义卖。

  “不说这些付出值不值得,能帮到那些困难的小孩,我们都觉得有所收获。”刘杨思成说。

  在义卖中度过除夕夜的公益人

  冯绮霞,人称霞姐,是萤火虫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总干事以及创始人之一。

  同样是大年三十的下午,霞姐也守在了离刘杨思成不远的萤火虫义卖摊位,向市民介绍摊架上义卖的小风车、线偶狮子、慈善吉祥物珠珠玩偶以及手工花等工艺品。

  今年,萤火虫和周边的义卖摊位都挂起了醒目的“爱心摊位”横幅,形如十字花市东侧的公益一角,引得不少街坊围观。而霞姐,其实是花市的“老面孔”了。

  霞姐数了一数,她和萤火虫的摊位一起度过除夕夜,已有6年。

  2013年,一心想帮扶山区贫困儿童并筹集资金的霞姐灵机一动,想出了应景的“花市义卖手工花”。她至今仍记得萤火虫“粉丝们”的热情,学生们一放假,就应约来到手工花制作的培训现场,做玫瑰、折百合,“想给留守儿童出一份力。”

  “那时做花没有想象中简单,制作很慢。一小时最快也就做出一两朵,一朵卖10元或20元。要筹1万元,那得做多少花呀!”霞姐越说语速越快。

  至少要做500朵,事实上,500朵也不够。出乎霞姐的意料,花市摊位前,义工手中一朵朵饱满的绽放中的手工玫瑰和百合,竟吸引了不少街坊。

  “结果早早就卖到断货了,还有人在摊前等着要买‘一打’!”还没从惊喜中缓过劲来,霞姐便和小义工们开始“现做现卖”。她展示了一款过去的手工玫瑰,开心说道,“女孩子可喜欢这花了。”

  那年,他们筹得了22575元,霞姐很高兴,“花市义卖,每年都对‘萤火虫’提供了一定的资金支持。”

  此后每年元旦过后,霞姐便开始了花市义卖的筹划,到了大年三十,更是守在摊位,别人在家团员吃年夜饭,她就义卖中过节。

  几年下来,街坊对花市义卖的态度在转变。从一开始“纯粹觉得义卖品好玩才买”,转变成“看到慈善募捐的都会支持下”,如今是“会了解义卖帮扶的对象是谁”。而霞姐,也在每年的这个时候,和小义工们一起,向花市上的街坊重复着帮扶留守儿童的心愿。

  花市义卖为他们送去暖意

  远在450公里开外的黎添宝一家,对花市义卖的意义有着深切感受。两年前花市义卖的其中一个摊位,添宝正是所得款项帮扶的重症儿童对象。

  时间倒回2014年5月。在广东省人民医院,添宝被确诊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,完成所有化疗疗程,需要30多万元。

  这个扎根在广西贵港一个偏僻农村的家庭,父亲做水泥散工,母亲则在家务农,照顾添宝和大他2岁的姐姐,没有一点余钱应付这突如其来的病痛。添宝父母逐个亲戚朋友家敲门借钱,把亲戚朋友可以借的都借光了,再靠着一些帮助,好不容易凑齐几十万元,帮添宝完成了治疗。而一家所有的积蓄,也因此随之榨干,债台高筑。

  可白血病就像个埋在了添宝体内。2015年10月,医院复查,添宝被确认白血病早期复发,处于高危期。医生诊断,移植造血干细胞才能延续这年轻的生命,治疗费用至少需要50万元,除去医保报销,费用缺口为35万元。

  添宝爷爷奶奶体弱多病,仍出去打零工帮补家用,父母则放下了工作四处求助,最终找到了广州市伟博儿童福利基金会。

  恰逢伟博与广州的中学生合作准备开展花市义卖。那年的迎春花市,一群学生义卖救助贫困白血病儿童的故事,在广州街坊中一传十,十传百,不少街坊特意前往支持。三天里,百余学生在迎春花市义卖筹得6.1万余元。

  这笔善款很快送到了添宝所在医院,解治疗费燃眉之急。添宝的病情也得到愈来愈多人的关心,他在一年多后顺利完成骨髓移植。

  该次义卖结束没多久,添宝父亲写了封长长的感谢信,感谢义卖的学生让他们一家看到生的希望。而这封信至今仍被伟博基金会和学生义工收藏着。

  (来源:新浪公益)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